看板 BB-Love 关于我们 联系信息
「你一定觉得我很讨厌龙渊对吧」玉珥道。 「对,为什么?」景威说。 「其实我不讨厌他,我跟他根本不熟,我就是有点怕他。」玉珥接着说。 「怕他?」景威回想,这些日子,龙渊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,没跟玉珥有什么过节啊。 玉珥看着景威,知道他的心思:「是因为以前。」 玉珥说起他们国中时的事情,那时候景威跟玉珥都和龙渊不是一挂的,初中二年级,玉 珥记得很清楚。 班级都在大扫除,打扫完就准备放寒假了。 学生们都很兴奋,到处都打打闹闹的,心都有些散,要放假了,连老师们也很期待,于 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 那天玉珥跟景威提着水桶拿着拖把正要去厕所换水,不知道为什么,路上起了一阵寒风 ,吹的玉珥莫名畏寒。 以前的景威不论冷不冷都会穿着外套,因为体弱容易生病,那时候两人身形差不多,景 威便把自己的外套给了玉珥。 那时接近要放学,李贤像往常一样,打给景威,要跟景威一起回去让景威在门口等他, 玉珥让景威先回去整理东西再回来帮他。 如同往常一样,玉珥提着水桶进到厕所,正在换水,身后来了几个人,一个人正靠近他 ,他以为是景威,没多想,谁知下一步,那人从身后架住他,那人比他高比他壮,他挣 扎无果,他们一行人用外套把他的手绑在身后。 其中一个人扇了他一耳光,对他轻漫的说了一些恶心的话,动手脱他的衣服跟裤子,他 急哭了拼命喊,拼命挣扎。 可是没有人来救他。 在他面前的人因为他哭喊,一拳招呼在他脸上,旁边的人狠狠踢了他一脚,恍惚间他看 到那人脱下裤子,擡起他的双腿,他想逃,可他全身无力,他绝望,痛苦,眼泪打湿了 整张脸。 突然抓着他双腿的手脱力松开,眼前的人不知道被谁抓着头发往后拖。 在他完全失去意识以前,他看到李贤,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把所有人都打的大声哀号, 即使这么多人对上他一个,甚至想架住他,但都是徒然。 李贤折断了那个要侵犯玉珥的人的双手。 踢开躺在地上失去意识挡住他路的人,帮玉珥穿上衣服裤子脱下自己的上衣套在玉珥的 上身,遮掩他被撕破的上衣,用外套盖住他破损的裤子,一把将玉珥抱在怀里。 等玉珥再醒来他躺在医务室,李贤站在一旁。 那些人的话玉珥言犹在耳,他们说自己喜欢男人要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去喜欢,说想看 看他被上了以后龙渊还会不会看的上这么荡的他。 玉珥眼泪就又掉了下来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跟龙渊有什么交集,就是龙渊有时候会 往他跟景威这里看几眼,曾经帮忙了一些小事,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。 李贤抽了张面纸,坐到一旁,轻轻擦拭他的眼泪。 「别哭,伤口刚上药。泪水沾到又疼了,没事了。」 看着细细擦拭他眼泪端详伤口的李贤,他觉得自己好恶心好肮脏,似乎察觉到玉珥的心 ,李贤道:「我什么也没看到,他们也什么都没做成,而且也不会开口说什么,以前是 怎样,现在还是怎样,伤好了,记得陪我弟弟去买件外套,都脏了也破了,你可要负责 。」 李贤对着玉珥笑了笑,只是一个单纯的微笑,不带任何意义,可在玉珥心中就像暖阳, 驱走可能扭曲他一辈子的灰暗。 这件事情就以校园霸凌斗殴为结,如同李贤所说,一切都没有对玉珥造成影响,那些人 全被退学关进监狱,那天以后李贤到教室找景威一起放学都会顺带带上玉珥,一直到李 贤上了大学。 如果当时李贤没有提早放学,玉珥没有穿着景威的外套。,没有刚巧被上楼准备去找景 威的李贤看到,而李贤没有因为多留一份心又走下楼去厕所确认,那玉珥的人生就毁了 。 玉珥知道这跟龙渊没有关系,但从那天起他就很怕接近龙渊,甚至有点排斥,连带着景 威也很少接近龙渊,龙渊因为自己不知道的原因,感受到景威的疏远,也不再接近。 有人气的风云人物,一旦有了唯粉,就会自以为的组成护卫队,用自以为的方式保护他 们的偶像,但其实只是变态的占有欲发作。 这或许就是龙渊后来没有再跟景威有交集,也选择专长班,不留在学常班的原因,他可 能觉得那时的景威讨厌他,想疏远他,其实那时的景威只是因为感受到玉珥对龙渊的排 斥,虽然不知道缘由,李贤也没有告诉过他关于玉珥那天的真实情况,他也没问过,但 因为是朋友,觉得玉珥讨厌他就跟着不接近对方,毕竟本来就没有交集,景威也从不知 道,另一个自己跟龙渊的过往。 黑粉唯粉狂粉堪比恐怖集团 -- ※ 发信站: 热搜!爆卦实业坊(http://www.c8562.com), 来自: 223.138.197.127 (湾湾) ※ 文章网址: /bbs/BB-Love/M.1611329923.A.AA8.html
asdwhhk : 狂粉是很恐怖的.还无所不在..接下来是景威的故事?! 01/22 23:50
asdwhhk : 开始有大家的过往... 01/22 23:50
3Lm7pl: 03/07 06:21




其他连结: 关键时刻 | 百度热点快讯 | 网上热搜 | 爆卦实业坊